把戀人射落之日

Saturday, August 11, 2012

《把戀人射落之日》

 

 

 

 

 

 

 

 

 

 

一抹藍色的光芒劃過天際,像把紫黑色的夜空凍結了。


望著遠方的山野反覆交錯的橙色和藍色的光,在長老的家裡聚集的人都嘆著氣。


「雖然是她自己要求的……但也太可憐了……」


一位老婦緊握著手中的手帕。


「這也沒辦法……他會危害到村裡的人的安危啊……」


長老皺著眉頭別過頭逃避著窗外傳來的光,其他人聽到都低下了頭。

 
他們可以想像到,在遙遠的那個山野,那名少女一直把那代表著別離的箭以柔韌的弓弦射向自己的戀人,一遍又一遍……

 
 

 

*     *     *     *     *


 

 

在多次併發出火焰光芒的山野,空氣中像玻璃碎裂的聲音和橙光藍光都暫時停下了。


拿著弓的少女面對著自己的戀人……某程度來說這已不是人了,從他右手手臂的一個大傷疤釋出的黑色火焰,把他整個人包起來,從唯一沒被火焰遮蓋的雙眼可以看到,殘餘的一點理智快被不能反抗的破壞衝動所吞噬。


看到那個傷疤,她的眼淚忍不住流下來了——她差點就忘記了,跟他訂下了的三個被咀咒的約定……


他怒吼著撲了過去,馬上回神的少女立即閃身避開,唯恐讓他傷到一根毛髮。


——假如在這裡被傷到的話,一切就完了。


她轉身翻了個筋斗跟他保持一定距離,然後拿起銀色的箭,拉弓向他射過去,在箭劃過空氣時,從箭頭出現的藍色火焰包覆著箭身,接著準確沒誤地射穿了他的心臟,火焰變成了橙色——那兒已經有無數支同樣帶著橙色火焰的箭。


——被魔物傷過的人也會變為魔物,那就像永遠不死的魔物……


她想起了跟他的第一個約定……


 

 

   *     *     *     *     *


 

 

那天是一個星期前的中午,他們在湖邊散著步。

 
「如果終有一天,」他突然開口,「長老他們真決定了,要殺死我的話……」


「你在說什麼嘛!一定有辦法解除咀咒的……」


「我知道那個結局無法避免的……我感覺得到……那咀咒在我身體裡慢慢影響著我……」


「……」


「既然是無法避免的話,我希望,可以由妳來親手殺了我……」


「……!」


「答應我,當長老他們決定要殺死我時,跟他們說,由妳來——」

 
 

 

*     *     *     *     *

 
 

 

一箭又一箭,她含著淚水向他發射出無數支箭,橙色藍色的火焰交錯閃爍著,加上黑色的咀咒之火和紫黑夜空的白色星光,數種不同色彩的光芒同時閃耀的時候,世界就像扭曲了般……


全身插滿火焰之箭的他仰頭向天發出了一聲慘烈的哀號,身上的火焰忽地強烈燃燒起來,原本全身包裹著的黑色火焰被以螺旋形上升的橙色火焰蓋過。


她看著這一切,臉上的一些淚水被熱氣蒸發了。


橙色火焰很快就熄滅了,他的身上的箭只剩下銀白色的箭身,從那些傷口流出了黑色的血。


搖搖晃晃地站著,他吐出了一口還是鮮紅色的血液。


「啊……」


她走近了。


「不!停下……不要走過來……」


他用僅存的一點理智來阻止她再接近自己。


但她還是走了過去,凜然吻上了那沾上了鮮紅血液的嘴唇。


然後退後了一步,她再次拉弓向他射出一箭。


他微笑著,看著流淚的她,說了一句:「加油……」


 

 

*     *     *     *     *

 
 

 

那是很古老的傳說。


這個村莊外有一個魔物,不時會襲擊村莊,那時集整個村莊的力量才能把魔物趕跑。


據說,被魔物傷到的人,傷口會被咀咒潛入體內,當咀咒運行全身時,最後會化身成同樣的魔物。


被魔物傷到最終就會成為同樣的魔物……


他右手手臂的傷疤就是那魔物所造成的傷口。


那是,他們兩人相遇的日子……


當時她跟一起郊遊的同伴失散了,一個人在山裡轉了大半天,走到了一片紅花海裡。


正在她因為天色漸黑而不知所措時,那魔物出現在她面前。


在魔物撲向她時,是接到長老的指示來找她的他擋下了那一擊。


那時,鮮血跟紅花混在一起,根本分不出那到底是紅花原本的顏色還是被血染上的顏色……


一切就是在那時發生的……


無論是那魔物的咀咒、還是兩人成為戀人這件事……


 

 

*     *     *     *     *

 
 

 

她腦海裡反覆浮現出跟他的三個約定……


——第一個約定是,當他被咀咒吞噬,要由她來親手殺死他……


——第二個約定是,直到他被咀咒吞噬前,兩人要一直在一在……


——第三個約定是……


她勾起了一抹笑容。


臉上的淚痕反射著箭上蒼藍火焰的光芒,在火焰中隱約能看到那銀白色的箭身。


那是長老的妻子交給她的。


「你們啊……兩人相遇時就注定要失去對方……」


她還記得當時那老婦人眼裡閃著淚光。


相遇時就注定要失去……


她流乾了淚,不斷對想衝向自己作出攻擊的魔物射出一箭又一箭。


直到……他氣絕為止……


 

 

*     *     *     *     *


 

 

「吶,在失去了愛人的世界裡,會開出什麼顏色的花呢?」


某天她突然沒頭沒腦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你終有一天會永遠離開我。」


「……那,妳希望會開出什麼顏色的花?」


「紅色,像血一樣紅的顏色……」


「為什麼是紅色?」


「那麼我就可以這輩子都沉醉在跟你相遇的回憶裡,永遠不醒來……」


 

 

*     *     *     *     *

 
 

 

終於,她看到他倒下了。


喘著氣走近了他,她的右手還拿著最後一支箭。


她從那魔物半閉著的眼看到,他的理智暫時還在。


「……做……得好啊……」


他以最後的一絲力氣露出微笑,伸出了右手想摸摸她的臉。


她捉著那隻手,把右手的箭塞去讓他握著。


「……?」


在他疑惑到底她在做什麼時,她微笑著,堅定的把那箭刺向自己的身體。


「……!」


望著驚訝不已的他,她笑著,一點一點地說:


「我在跟你相遇那天……原本就應該死去……」


「因為我沒死成……你才會變成這樣……變成魔物……」


「對不起……結果我毀約了呢……第三個約定……」


「『活下去,然後得到幸福』……」


「但是啊……你覺得……有可能做到嗎?」


「記得我之前……問你的那個……問題嗎?」


「『在失去了愛人的世界裡,會開出什麼顏色的花』……」

 

 

 

「——在失去了愛人的世界裡啊……開出的花……是沒有顏色的……」

 

 

 

*     *     *     *     *

 

 

最後,在那彎月的底下,一切歸於寂靜。


在兩具屍體的附近,一朵像血一樣紅的花朵,等待著於黎明時綻放——

 

 

 

 

 

 

-----------------------------------------------------------------------------------

 

這篇很難寫...但因為我很喜歡這首,所以還是寫完了!\0w0/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Categories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 2015 by Artist Lur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