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刑の魔女

Thursday, October 25, 2012

《火刑的魔女》

 

 

 

 

 

 

 

黑暗中傳出了拖動鎖鏈的聲音。


雙手抱著一個美麗卻顯得有點詭異的金髮人偶,身穿著一套繡有十字架圖樣的黑色套裝,留有一頭用緞帶束起、夾雜著白髮的黑色長髮的男子,看著眼前的一名坐在逆十字前、胸口被一把刀刺穿的少女。


「妳坐在這裡,在這個扭曲的祭壇前……看起來,像是要獻給上帝的屍體呢。」


少女輕輕地開口,說著流下淚水,


「屍體……嗎……對呢……我已經……死了……被那個人……」


男子聽後不以為然,手中的人偶眨了眨那雙大大的藍色眼睛,然後輕拉了一下男子的衣領,男子伸出手撫著下巴作沈思狀,


「嗯~妳是怎樣來到這裡、越過了生與死的界限呢……?可以的話,請妳說給我聽聽。」


 

*     *     *     *     *


 

很久以前的……幼時的記憶。那是,曾經是最快樂的回憶,真實得像就在眼前一樣……


一個幽暗的森林,當走了入去,在繁茂的森林深處裡,會看到一條小河。跨過後,再在大冷杉林向左拐,那兒是……那間小屋是……就是我的老家……親愛的老家——


想起來,在懂事以來,父親已經去向不明了。一直只有我和母親兩人,過著貧困的生活。


雖然是那麼貧苦,但外面的人不要說幫助我們了,他們還經常以莫須有的罪名來欺負我們、找到機會就虐打我們,說我們在井裡下毒什麼的……真是蠻不講理。


因此,我從來沒有叫作「朋友」的玩伴——那些小孩只會對我丟石子、罵我和母親是「魔女」——對我來說,我的朋友就只有森林裡的動物。


儘管是這樣,我仍覺得那時的生活是非常的幸福,直到現在也這樣認為。


要說為什麼的話……果然是因為,母親在身邊吧,母親一直跟我在一起……


可是……不知為何,母親她後來……丟下我了。


為什麼不要我呢?我很想知道……如今仍很想知道啊……


……之後,我只能在街上孤零零的流連,然後幸運地被大街的一所修道院收留了。裡面還有很多孤兒,但修女姐姐們都很有耐性和愛心去照顧我們、教導我們。


於是我開始學習當一名修女,希望能像當時決定收留我的修女姐姐一樣,幫助其他被遺棄的孤兒。


本來一切都好好的……結果突如其來的一場宗教改革的風暴,修道院被新教徒殘忍地破壞了。他們連當時在修道院裡的小孩子也不放過,而那位慈祥的修女姐姐在保護我們逃跑時也慘死在他們的手下……


好不容易逃了出來,身上除了一件破爛的修女服,只剩下一個袋子、幾塊又小又乾硬的黑麵包、一個修女姐姐送的陶笛,除此之外我就一無所有了。


接下來我可以怎樣呢?在現在的局勢下我這個天主教徒幾乎是無路可逃了,修道院沒了、外面到處都是高呼著「清理這些所有墮落的神職人員」、「真正的信仰在我們手中」的新教徒,我這身裝束一走出去馬上就會被那些瘋狂的人們襲擊。


人不會知道自己的命運的去向,所以我只能相信著「一個結束就是一個新的開始」,這樣替自己打氣。為了搞清楚這些年來的疑惑,我踏上了尋家的路。


靠著意志、憑著模糊的記憶,我走入了一個幽暗的森林,跨過一條小河,再在大冷杉林往左拐,在那兒靜靜佇立著的是……我連做夢也會夢到的……親愛的老家——


在那兒等著我的是,坐在桌子旁、像石頭一樣了無生氣的老婆婆。那個從未看過的模樣,我實在不敢相信她是我的母親。


但是,除了母親她還會是誰呢?我輕聲喚著:「母親。」一邊走過去,她露出的眼神似乎在說:「妳是誰?」——她不認得我了,她記不起我是她的女兒了!


我一次又一次地呼喚著母親,但她的眼睛並沒放在我身上,而是在看著我的袋子。


我有見及此,就從袋子裡拿出剩下的一點黑麵包,她立刻搶來狼吞虎嚥地吃下,一邊吃一邊說著:「妳就是聖人派來的使者嗎,太好了……」


我原本希望她在填飽肚子後,會回復一些精神,就會記起我——


在她吃完後,我再次喚著母親,但她只用貪婪的眼神看著我,我哀傷地說:「您記不起我了嗎?我是您的女兒啊。」


「什麼女兒?妳也要把我當是笨蛋、怪人看待嗎?不要看不起人!食物呢?給我更多的食物啊!」


她高聲尖叫著對我撲了過來,我在驚慌中爬起來想逃往外面,她卻一把抓著了我的衣服,在拉扯之間把我推到一個倒轉的十字架前,然後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把刀,向我的身體刺下去——


 

*     *     *     *     *


 

黑衣的男子放下手中的人偶,拿出一個半黑半紅的羽毛面具,戴在少女的臉上。他帶著笑意地說:


「原來如此呢……妳是因為這樣才會是這副獻祭品的模樣啊,雖然並非出自本意就是了。雖然要多花一點時間,但這股從孩子時期已經萌芽的怨恨,就該由孩子去消除呢……這樣可以嗎?來,按著這份劇本,把復仇劇開演吧!」


 

*     *     *     *     *


 

清楚地看到了,在森林裡走著的,被遺棄的一對兄妹(孩子)。


被遺棄的感覺,我非常的了解……痛切地了解。


天真單純的兩個孩子,用麵包作為路標,是想以此歸家嗎?——但抱歉我要請你們繞遠一點的路了!


我用笛聲操控著森林裡的小鳥,叫牠們把路上的麵包屑都吃個清光,然後讓這白得像雪一樣的小鳥,以歌聲引誘他們到目的地。


「嗚……嗚……路標都沒了,我們回不到家了啦……」「不要哭嘛葛麗泰(Gretel)……咦,妳看,那隻小鳥很有趣喔!」「哪裡……?啊!真的呢!很可愛哦,還會唱歌呢!」「啊,飛走了……不如我們追去看看?」「嗯!」


雪白的小鳥飛啊飛,在後頭緊追著的是兩個純真無邪的小孩子,我繼續以笛聲操控著小鳥,讓牠不偏不倚地停在我的老家之上。


「看啊,漢森(Hänsel),那兒有間房子呢!」「嗯……但是葛麗泰(Gretel),在森林裡的房子,裡面住的說不定是魔女啊。不過……」「不過?」「遇著魔女,總會比餓著肚子而死更好嘛!」「的確是呢!」


鼓起勇氣地敲了門,問了一聲:「有人在嗎?」,出現在兩個孩子面前的是,一名掛著笑容的老婆婆。


「哎呀呀,原來是兩位小小的客人呢。肚子餓了嗎?來,快進來吧!」


「這所房子,屋頂是薑餅,窗戶是白糖,全都是用糖果點心做成的,你們就吃個夠吧,不需要跟我客氣的喲,讓孩子們能好好地吃飽,一直都是我小小的夢想。」


看著兩個拼命把食物往自己嘴裡塞的孩子,老婦也邊嘆息邊跟他們說著自己的故事。


「看到你們就想到我的女兒了……不知她現在到底怎樣了。」


「那時我實在太貧窮了,連自己也快餓死,實在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女兒捱著餓啊。所以我自私地把她丟在外面了,想說教會或者什麼人家收留她也好……關於這件事,我這些年來一直都祈禱懺悔著,希望能消除我的罪孽。」


「怎知突然出了一場宗教改革運動,我這個一直被所有人孤立的老太婆也差點被扯進去呢。我變得越來越貧窮,還不時被新教徒攻擊,只好馬上改變信仰……但是啊,臨時才改宗信教果然沒用呢,我拼命祈禱也沒能改善生活狀況,連家裡立著的一個簡陋的十字架也掉了下來,變成了不敬的逆十字了。」


「就在十字架掉下來那天啊,有個女生跑來了,給了我一點黑麵包吃,她真是個好人啊,不,是聖人才對……可是我那時餓太久了,大概是神智不清還是怎樣,總之……當我回過神來,我發現自己已經殺了她了……」


「我的祈禱不但沒能替我贖罪,反而還在加深我的罪孽……想來那個逆十字就像在嘲笑我一樣呢……」


「之後,我終於收到那個放高利貸的混帳丈夫的消息了,他不知怎地在外頭死了,但幸好,他有留下一些遺產給我,所以我才能把房子改建成這樣用糖果做成的。如果我能找回我的女兒……她看到一定會很高興——」


老婦的好意是一個發於心底、無償的行為,天真的兩人因此而大吃特吃,每天如是。直到某一天,少女發現少年的體型變得圓滾滾的,使她心生恐懼。


「哥……哥哥!」「今天的也很好吃呢,妳不吃嗎葛麗泰(Gretel)?」「哥哥……!」「妳吃飽了嗎?那妳那份也給我吃吧!」


(啊,我知道了,這一切都是個陰謀啊。那個老婆婆一定是會吃小孩的魔女,故意每天都給我們那麼多好吃的東西,等著餵肥了我們後再把我們一口吃掉!)


假如在被殺掉前,不先下手的話就糟了!


這樣想著的少女稍稍地跟少年說了,然後在老婦檢查柴火時,靜靜地跑到她身後。


「咚!」的一聲,她把老婦踢進了火爐裡!


「啊啊啊啊啊————!」


聽著老婦在火爐裡的慘叫聲,少女獲得了勝利似的大叫:


「想把我們煮了吃,待一百年後再說吧!」


「妳很厲害呢葛麗泰(Gretel),這樣害人的魔女就完蛋了!」


「哼哼,這件事可要好好的對隔鄰的湯瑪斯(Thomas)炫耀一番呢!」


「葛麗泰(Gretel)妳看看,看我找到了什麼!」


「哇~原來這個壞魔女藏著這麼多好東西!」


「是我們消滅了壞魔女的,那這些東西——」


「當然是屬於我們的囉!」「當然是歸我們的啦!」


兩名孩子抱著老婦從丈夫得來的遺產,沿著一條小路走出了森林,在快回到家時,他們遇到了另一名孩子。


「喂~湯姆(Thom)~」


「是你啊漢斯(Häns),你是發生了什麼事長得那麼胖啊?」


「嘿,不要拍我的肚子……你看!」


「鏘鏘~」


「喔……哇~你們……這真的太走運了~」


「我們是消滅了一個想吃我們的壞魔女才拿到的呢!」


「咦~你們真厲害!」


「哈哈!」「嘻哈哈~」


……



 

*    *     *     *     *


 

在黑暗中,只剩下黑衣的男子和站在他身旁的人偶。


觀賞完這一切後,男子像想到什麼地說:


「孤零零地住在森林裡的老婆婆,全部都會被說是魔女的樣子呢。」


人偶露出一個笑容,像很愉快地說:


「真是的~小孩子又厚臉皮又愛說謊,我最~討厭了~」


男子聽著她的笑聲,也露出了微笑。

 

 

 

 

 

 

 

 

---------------------------------------------------------------------------------------------------

 

最近被煩人的工作纏上了,沒什麼時間能打文了......(泣

在《Märchen》這張專輯裡,除了Elizabeth的《磔刑の聖女》外,其他的少女復仇劇裡我最喜歡的故事就是這個了!(原因不明)

然後我寫的這篇基本上腦補成分很高(補了什麼請去聽原曲/查歌詞(廣告(被拖)))......不能接受者請當作沒看過吧!(喂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Categories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 2015 by Artist Lur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