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日記二——本應是夢日記一:謀殺

Thursday, November 21, 2013

這是第一個使我從夢中驚醒的夢,在這之前我並沒很記得自己的夢

自從做了這個夢後…嘛…就開始經常做可怕的夢了

做這個夢時大約五年前,爺爺還活著,十分健康,每星期週末都會去喝茶

那時爸媽經常都叫我和弟弟去跟爺爺一起、陪陪爺爺

但因為都是吃一樣的東西,我不喜歡,後來爸媽也沒強迫我去,就讓我在家裡看家(然後就犧牲忍耐力強的弟弟…)

 

-------------------------------------------------------------------------------------------

 

夢開始的時候我躺在床上,是星期日,時間大概是早上十時多。
 

不知為何我知道母親和弟弟也不在家,去了跟爺爺喝茶,只有我一個在家裡。
 

我翻身想看看窗外的天氣,卻看到一個淒慘的人頭掛在窗戶的角上,是一張血淋淋的女人的臉,眼睛睜得很大,直直的盯著我,

像是向我求救,又像是說:「妳殺了我……」


對了,我那時跟弟弟還睡同一個房間,上下舖,我睡上面那兒。

我家樓下有個平台花園,好死不死的我家是一樓,因此在平台花園某個位置有心的話,往上一看就可以看到我的床。
 

因此我也只要稍微往下看就可以看到平台花園的情況,然後我就看到一張兇神惡剎的大叔臉,在盯著我看。

他手上拿著刀,臉無表情,有點血在他臉上,腳旁有具無頭的女屍,四周都是血。


不過剛剛睡醒的人眼睛總會有點瞇著,所以我立刻裝睡,想待他走掉後去報警。


過了一會後,我稍稍睜眼,他不在了,我馬上跳起來衝出客廳想打電話報警。


然後就看到那個大叔站在我家客廳中間,在對著我微笑。
 

我僵著了,偏偏這個時候只有我一個在家裡,快要被他滅口了,早知也去喝茶好了。
 

夢總是很神奇,在這時候出現了莫名其妙的劇情。
 

他身上穿著圍裙(好恐怖的畫面),露著很假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想殺了我),說:

「妳要吃些什麼嗎?」(我不要大叔傭人!)
 

我僵硬地搖頭,誰要吃殺人犯做的食物,想也知道他一定會下毒!(是嗎)
 

夢總是很神奇的(重複一次),在夢裡的我都是怪怪的(雖然現實也很怪),然後這個怪怪的我搖著頭說:

「不用,母親有告訴我自己去煮什麼吃。」(有必要跟一個殺人犯討論吃什麼嗎)
 

但不知為何他那麼想要用毒來殺我,一直堅持要煮東西給我吃(有那麼想要當傭人嗎大叔?),我也一直邊發抖邊搖頭堅持會自己煮東西吃。


沒多久後他不耐煩了,一把脫下圍裙,一邊大吼:「妳不要讓我花那麼多時間!」(會花那麼多時間都是因為大叔你…),

一邊拿出一個像刀子又像開瓶器又像板手又像瑞士刀的莫名其妙怎看也不像有殺傷力的東西(神奇的是夢裡的我知道那是武器)出來。
 

我看到他拿出武器了也就立刻衝入離我最近的一扇門裡,偏偏那是浴室……
 

他也立刻在我完全把門鎖上前衝上來用腳卡著想把門推開(我家很小…QwQ),然後我踩回去了,順利(?)把門鎖上。
 

我也不可能就待在那兒等他破門的,浴室有個窗戶,連接到天井,天井能到平台花園,平台花園一側有管理處(目的地)!
 

我醒來後看,浴室那個窗戶的確是有足夠大小讓我穿過的,但是我記得夢裡穿過的時候腿刮到很痛,為什麼窗戶要裝那麼高……
 

我剛剛穿過窗戶跳到天井上時,那大叔也剛剛好破門而入了,所以說夢跟電影沒什麼分別(比電影更離譜)。
 

我從天井到達平台花園,一邊跑去管理處一邊抖一邊哭(我是膽小鬼/w\)。


然後!我嚇醒了!


醒來時大約凌晨4時多,黑漆漆一片的,我聽到自己心跳跳超快的,像前一刻我正在跑著一樣,

呆了一會我才意識到自己發惡夢(某程度來說,這是惡夢嗎?),嚇得縮在被子裡一直抖著,然後又睡著了……

 

 

 

 

-------------------------------------------------------------------------------------------------------------------------

 

發了這個夢後,我有好一段時間不敢望向床邊的窗戶,深怕真的會看到一個掛在窗角上的女人頭……/w\

雖然過了這麼多年後的現在我可以吐槽自己的夢了,但那時一想起這個夢還是覺得很可怕……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Categories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 2015 by Artist Lur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