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歷史的少女

Friday, January 2, 2015

耳邊一直迴響的是   從未停止的亡者的呢喃
「死不冥目啊……」「幫我報仇……」
日→夜→日→夜→不止息的循環
流著淚的少女   只能獨自瑟縮在陰影的角落哭喊著……

—--「我聽到所有的事。」—--



到底是何時開始的呢?   一點一點得知《歷史》(過去)的事
眼裡映出的是《當下》(現在)   卻發現《過去的陰影》(幽靈)一直沒有消失
在一瞬間就會成為昔日的《剎那》(一秒)   名叫《未來》的東西是人的手所能觸碰到的嗎?
意識被困在《過去到未來的流動》(時間)裡的少女   未來到底是什麼
她已經無法理解了

—--她所看到的《現在這一刻》(世界)……   跟《比虛構更荒唐的故事》(歷史)沒有分別—--



殺戮……   血腥……   罪惡……
自《歷史誕生》(創世)以來   這些《黑暗》(東西)從未離開過
互相傷害……   彼此仇恨……
即使被分隔在《冥河的左右》(兩地)也不止息……
生者恨著死者→←者生著恨者死
就算遺忘了   新的《憎恨》(黑暗)仍會繼續產生

—--「或許人類真的是沒有憎恨就活不下去的生物。」—--



「認識歷史是為了不再犯曾經犯過的錯」
有人這樣說過
可是   少女得知的是不幸的事實
看來人類   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強的學習能力
自《該隱殺死亞伯》(手足相殘)以來   人類的歷史從來都是鬥爭的歷史

—--「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嗎?」—--



過量的分類   過量的間隔
男→←女   老→←幼   強→←弱   高→←低   自我→←他人
在一個堅信《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可怕心理)的世界裡
再也看不清   所有的活物   都只是掙扎求存的悲哀生物

—--「其實所有東西並沒有什麼不一樣。」—--



依賴著腳下的土地才能生存的弱小生物
在取得小小的聰明   小小的權力後
就開始妄想自己可以主宰土地
劃分邊境   劃分國界
為土地的所有權爭論不休

—--「孩子妄想自己能支配母親嗎?」—--



過度的索取   過度的繁殖
只要是為了《自己想要的》(利益)   殺死《說是土地實為整個星球》(土地)也在所不惜
當《大地的女神》(蓋婭)死後   《活物的世界》(人間)自然就會變成《亡者的世界》(冥界)吧

—--「快……快停止這一切……」—--



然而在那《國王般的人》(上位者)之間的鬥爭中 
所犠牲的是……   《無權者》(弱者)們的未來
公平嗎?   不公平嗎?
但對《他們》來說 除了自己之外   其他活物只是《任其利用的道具》(消耗品)……

—--「獲得權力的人,都會變得愚蠢嗎?」—--



當那名少女發現這些事實時   她已經不能逃離了
在這個所有生命注定一死的世界裡   唯一的逃離方法或許只有—--

—--「可是,我還不想死。」—--



少女抬頭仰望著天空   做著甩開瘋狂的最後掙扎
然後—--





——……


最後那名少女   到底有沒有跨過《生與死的交界》(那條河)?
沒有人知道   那也不重要
連這個故事是真是假也不重要
寫在紙上的字   要改變的話是多麼容易的事啊
或許……   一直以來以為的《真實的事》(真相)   其實也是《虛假的事》(被捏造的真相)……


從古至今   所有事情的真相
恐怕……   只有《過去到未來的流動》(那名少年)才知道吧……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Categories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 2015 by Artist Lur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