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接惡夢的睡公主》

Friday, May 19, 2017

 

 

 

 

 

睡吧 睡吧

安穩地 平靜地

沉沉的睡去

在夢裡的世界 盡情地遊樂

不必恐懼 那煩擾著你的惡夢

討厭的夢 可怕的夢

全部 全部

將由那城堡中美麗的無夢公主所承接——

 

 

「請接受所有人民的夜中惡夢」

「讓他們在睡夢中得到休息及安寧」

「那是身為公主的您唯一的責任」

身邊的年輕管家如此說道

 

 

從小開始 接受著教育

為了成為一位稱職的公主

一直待在城堡裡

我睡著 我夢著

代替人們做著他們的惡夢

 

可怕的幽靈 兇惡的野獸

討厭的懲罰 絕望的離別

不分男女 也不分老少

眾人的惡夢

由我獨自承擔——

 

一切 也是為了

「國家與人民的好」

國家需要快樂的人民 人民為國家的基礎

不能讓惡夢 使人們的笑容消失

對吧 對呢

所以由我承接著

《使人笑容消失的夢》(惡夢)……

 

啊啊 但是

我也想要笑

想要做一個美夢 想要做一個自己的夢

在屬於自己的夢世界中度過夜晚

可是 可是

惡夢的洪水 每晚每夜 湧入腦海中

受不了 受不了啊

 

 

『夜裡 人們做著美夢 公主承接惡夢』

『白日 人們因美夢而歡笑 公主因惡夢而哭泣』

 

 

終於我的臉上

只剩下眼淚和恐懼

害怕著睡眠的時間 畏懼著那無止境的惡夢

睜著眼睛 睡不著 患上了不眠症

那是第一次 那是第一個

安穩的 平靜的

無夢的晚上

 

 

第二天的早晨 在城堡外聚集了憤怒的人群

惡夢未被接收 到處怨聲載道

管家在安靜的城堡向我報告著

「人們希望您能再次承接他們的惡夢」

 

丟臉的 羞恥的

無法控制地哭了出來

「不想要再接受惡夢了」

這樣哭喊著

「為何我得代替做著他們不想要的夢」

這樣哭鬧著

訴說著自己那不願承擔公主責任的任性

 

《曾經的童年玩伴》(管家)安慰我

一如小時候那般

溫暖的手撫著我的頭 像哄著嬰兒一樣

「我會想辦法的」

他這樣說著

「所以,今晚再次入夢,好嗎?」

 

 

不安穩地睡去 然後被惡夢驚醒

哭泣著無法再度入睡

《管家》(他)安撫著我 陪伴渡過這一晚

 

 

隔天的早晨 城堡被包圍

控訴著那沒有盡責的可憐公主

前來回應的是 身穿黑色西裝的 表情冷峻的

《公主的忠僕兼騎士》(管家)

 

「公主生病了」

這樣開口

「無法承接你們的惡夢」

這樣說明

「或許暫時,請你們先接受自己的惡夢」

這樣宣告

 

那些夜晚 公主依舊沒有入眠

 

 

在那之後的第幾個的早晨呢?

終於 民眾怒不可遏

惡夢侵蝕了他們的精神 影響了他們的生活

「公主應該要接收我們的惡夢!」

「這是她的責任!」

「一直以來也是這樣!」

理所當然地要求著——

 

 

當晚 朝向坐在床上的公主

管家緩緩走近

 

「沒事的」

他說

「從今日開始,我會協助您」

他保證著

「我會擊倒惡夢」

他承諾著

「所以,請安心地睡吧——」

 

 

當她睜開眼睛 已是早上

惡夢沒有消失但減少了

欣喜地找到了一臉倦容的管家

擁抱著 道謝著

《管家》(他)也露出疲倦的笑容

 

然後持續了好多個相同的晚上

「惡夢越來越少了呢」

她笑著道

「對呢」

他回以微笑

「人們現在睡得可好嗎?」

她突然問道

「是的,會做惡夢的人越來越少了」

他恭敬地回答

「嗯,多虧你呢」

她那笑容似陽光般耀眼

他閉上眼 微笑點頭

 

「終有一天,我會給您一個真正無夢的夜,讓您能做自己的夢」

 

 

城堡裡一直很安靜

自公主不再哭泣後 越發安靜

夜裡侵擾的惡夢只剩不多

公主臉上的笑顏未曾消失

「期待著一個惡夢也沒有的一日來臨呢」

她雙眼含著光輝

像星光一樣 映入僕人們的眼中

 

 

終於

 

「這個日子來了」

《管家》(他)宣佈著

「這晚,不會再有惡夢」

 

 

期待已久的一日來臨

歡喜得幾乎毫無睡意

任性地要求他的陪伴

兩人陷入睡夢中——

 

 

 

然而

 

「……還是有惡夢」

她露出哀傷的表情

「怎會……」

他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那是一個在黑暗中有著大量鮮血的夢」

她憂愁地描述著

然後看到他露出失落的表情

——那是近乎絕望的眼神

 

「是我誤判了,真的很對不起」

他單膝跪地

「我會馬上處理的,請您再等我一日」

 

 

——最後的一日——

 

 

安靜的城堡

空無一人

 

「請不受任何人打擾地入睡吧,

請安心做著不是他人惡夢的夢,

請您放心,

我已經把一切都處理好」

 

留著這樣的紙條 留下我一人

獨自享用準備好的餐點 那不是平日的味道

心頭甜滋滋的

獨自走向睡房 大家躲到哪裡呢?

 

微笑著閉上眼

等待著入睡 等待著美夢

然後等待《管家》(他)的《喚醒》(Wakeup Call)

等待醒來後 一字一句告訴他——

(資料損毀或缺失,無法讀取)

 

 

啊 到底我

會做怎樣的夢呢?

 

 

 

 

 

Please reload

Search By Categories
Please reload

Please reload

© 2015 by Artist Luria.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
.com
website builder.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
Start Now